logo.jpg
凝視壺中 [凝] - Foaming Catenoid 觀自顏表 [觀] - Through Face Blocks, Reflectingly 盍不客器 [器] - De-tooling Defenestration

以李秀雲作品“鑿井”為藍本,風格化形塑後成為象徵陸上行舟的裝置雕塑,除了意象直接指涉葉慈詩篇“航向拜占庭”來凸顯客家文化尊古敬天的特質. 因為人在六堆的重要主題是影像如水,照片中遮陽的帆布更轉化為呈現影像不斷自我複製生生不息的銀幕、以無限重複湧生於具體而微的帆布中的帆布來象徵影像的自我創生源源不絕,如同Fractal Images般,代表著影像的生命力。

鑿井用的轆轤則轉化為一前一後兩座圓圈,分別由代表地方植物的竹子編織,以及由樟樹提煉而成的透明材質(如賽璐珞)組成,象徵季節與生命更迭的門檻,並提供穿越時空的甬道來重新回味李秀雲捕捉影像世界的氤氳況味,那斑駁的銅綠黃漬、彷彿讓我們又聽到驛站汽笛聲,孩童銀鈴笑聲,伙房裏未曾少歇波波落落的聲音。象徵過去的竹圈內側刻著“是我非我,我演我,我亦非我”,象徵未來的透明圈內側刻著“引繩而絕,絕有處,由是接引”,闡釋分別心與文化認同的差異處恰是族群融和的關鍵點,呼應希臘哲學家赫拉科里圖司的名言”That Which Cuts is that Which Joins”。

中間的水井以大型透明球體內注滿清水以及漂浮其中的老照片呈現深耕掘出歷史的距離美感,旁邊散落的王子淚(Prince’s Tear),由玻璃熔化滴於水中形成頭部極為堅硬子彈無法擊碎但尾部極為脆弱的特殊現象, 象徵客家人硬頸精神面對挑戰的同時也有婉約柔軟的情感抒發於歌唱樂曲中。

“壺中”典出漢魏兵馬倥傯,宗教思想紛呈之際,以壺中有人,人中有壺,壺中又有人之想像無窮生發,避難處世。代表字-漀,有側身出泉之意,適足以連串攝影雕塑的多重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