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jpg
視|覺|憶|述 [迴] - I See, We Are, You Mean, They Say 亍田踔蕪 [舞] - Weeding Dance 返景復照 [干] - Imago of Penelope's Loom

以60年代單鏡頭攝影社團成員在美濃街頭拍攝常民生活為背景,由劉安明的攝影作品“美濃街拍”演繹創生的這件裝置雕塑“視覺憶述”,試圖建構一座以視線遊走於畫內與畫外的空間,來提醒觀者如何與當下在場的空間互動,並反省個人與作品的關連,強調拍攝者與被拍攝者以及照片觀者三者間因為視線交錯而成立的互相認知,進而成為個人記憶與群我敘述的開始。故而標題視覺憶述的每一字皆為動詞:因為人們彼此的視見才會引發自我不同於他人的覺省,而自我的覺省是為個人記憶的充分必要條件,對於記憶的回述正是所有敘述的基礎與開端。追根究底,視覺憶述其實也正是與其同音的”視覺藝術”之重要機制:如何透過拍攝他人而認識自己,如何將自己投射於作品當中,對於藝術的美學自覺往往來自創作與欣賞過程中自我與非我的分際不斷被建立又打破的經驗,而這正是由康德建構影響至今的當代美學基礎 。

劉安明的攝影作品遊走於寫實與寫意之間,在眾多熱情擁抱客家常民生活的鏡頭下常常不經意流露出極具當代藝術特色的疏離美感與自我反思。”視覺憶述”所選出的兩張照片尤其逕行與 現代主義中以荒謬感滋生自我反身覺省的攝影美學對話。“美濃街拍”中的攝影同儕舉鏡攝取頭梳三把髻身著藍布衫的老嫗,被劉安明捕捉成電影劇照般的自我指涉、隱身單反鏡頭後的作者躍然出視,同時要求觀者諸君勉力辯護各自的不在場證明。攝影作品中強烈的向心力牽引著觀者進入那彷彿由60年代持續迄今的美濃街頭,於是模擬攝影中人物的立體雕塑活生生地從照片出走,偕同在場的觀者一起遊走於時空交錯,影像與影像的實體並存,加上再現影像之雕塑的再度影像化,多重影像再現解構形成的後設情境直接對話當代藝術.相對於Cindy Sherman的表演性劇場,劉安明的視線交錯四重奏以泛音引領觀者進入影像,生發影像如同無窮反射映照的鏡像宮殿(猶如Lady from Shanghai的鏡域)。



視覺憶述之設計

六角空間的外牆則放置視線交錯各不重疊的“家庭合照”,以及照片中人物以雕塑姿態各自出走於攝影記憶,成為當下在場敘述與回憶的楔機。 代表字-迴,其中的回字之內圈為向心力影像,外圈為離心力影像,辶 部首象徵不斷在路上街拍,輔以賦格般的複數鏡頭取景不斷成像(Image Formation through Multiple Framing and Screens)

照片配置:由 五面透明牆構築成六角空間 –
  • 原照片/original photo
  • 立體攝影雕塑/photographic sculpture- 照片中人物離”枷”出走
  • 拍攝攝影雕塑之照片Photograph of photographic sculpture
  • 鏡子反映原照+雕塑+雕塑之照片Photo of the Mirrored reflection of a+b+c
  • 鏡子Half Mirror
  • 入口/entrance